13592204_1223665717657210_6782438413853400910_n.jpg
 

    小叡幼兒園畢業的那一天,我們公嬤母姊一行六人全出動,看著他穿著小學士服台上台下奔跑的俏皮模樣,陳老師指定讓他代表領獎,風光的很。典禮舉辦在夏日的夜間,離開時迎著還稍溫熱的微風,六個影子交錯在萬華西藏路的人行道上,阿嬤偷偷拭淚被不解的我追問後回答:「帶了他六年..」.
 

    也是畢業典禮,主角的聚光燈來到了阿雅身上,場景是國小的會場。她領的獎不只一個,還代表致詞。台下的座位很擁擠,我們公嬤母姊還是一行六人到場,照相、遞手帕、幫拿獎品等,一直到跟隨畢業生離開校門為止。那個大白天的場面熱到汗淚不分,空氣中瀰漫的卻是濃濃的離別感傷。阿雅始終面帶一抹微笑,和她雙手緊握的花束相襯著小女孩的純真。直到回到家,六人圍坐,她卻嚎啕啜泣下說著:「我好捨不得...」
 

    那一年的暑假幫小叡報名棒球夏令營,他穿上主辦單位指定的球衣,SIZE沒有更小的,著裝後的小叡看起來滑稽好笑。我和他手牽著手穿過桃園農校的幾幢教學樓,看到很多很多一起參加的隊友,在操場邊等候集合的口令。哨子一吹,我放開那小小的手,頓時人影錯雜,集中向教練的面前移動。在那麼多穿梭紛亂的人群裡,我仍然清楚的看到小叡的背影,特別矮,但又特別結實有自信。
 

    這一年的初夏撥了個下午帶著公嬤同參加阿雅高中的社團成果發表會,一群年紀相仿的大孩子想要表現的成熟入世,卻又脫離不了稚嫩的面容和口語。我領著公嬤步入會場迎來的是阿雅一貫的笑顏,她主動說:先來照相,只有現在有空,等一下都忙...快門幾下,她又沒入布簾後方,等一下再見時,已經是MV裡的角色其一,還有舞群裡的翩翩花蝴蝶。在那麼繽紛且光速轉場的舞台上,我仍然清楚的定睛阿雅的身形,沒特別,但總覺得就是那麼亮眼有活力。
 

    暑假又到,今年不太一樣。阿雅和小叡差三歲,正好都是備考階段。才開始,就發覺瞧見他們的背影時間更多了,書房裡兩人正襟危坐的振筆啃書,我只能默默望著背影關心;逐日駕車送到每個學習的場域:學校、補習班、家教處…,一句再見後就用眼睛跟著他們的背影一尺一尺往前移動,倏忽不見,甚至沒有消失前的回頭一撇。慢慢地、慢慢地我意識到,我的落寞,其實是不捨更多的時候只能目送他們的背影。
 

    〝我慢慢地、慢慢地瞭解到,所謂父女母子一場,只不過意味著,你和他的緣分就是今生今世不斷地在目送他的背影漸行漸遠。你站在小路的這一端,看著他逐漸消失在小路轉彎的地方,而且,他用背影默默告訴你:不必追〞。《龍應台,目送,2008》
 

    相較於龍應台的領悟,所幸我的落寞只有一時。孩子就是孩子,等到我七老八十他們已成家就業時,也還是我眼中的孩子,大小不同而已。每個階段總都會經歷,時間的長河不斷的往前奔騰,很多事情都會變,唯一不變的,相信是對這個有人情味的家,永存的眷戀。
 

    我曾經作為被人呵護的兒女,那時父母在的地方,就是家。我和一起長大的妹妹,分別來自兩個出生的家,銜命和後來照護我們成長的父母共組這個家。這個家後來怎樣呢?人,一個一個走掉,有時還走的很遠、很久。可後來都回來了,都各自發展成另一個新家,各自呵護兒女。一有了兒女,家,就是兒女所在的地方。
 

    一對照,一相較,驚覺不對!家的角色只因對象的改變而轉換,而基本成員還在,只是添加了生力軍。人會變,生活會變,但渴望呵護的心,從不會變。人會走掉、走遠,但若溫情如爐火中的餘燼不滅,家在哪裡,人就會回到哪裡。
 

    這一個早上,孩子的媽揀著地瓜葉,擠著檸檬做愛玉,砧板上滿是食材與調味料,和著大小汗珠準備一桌佳餚迎接中午的一行六人相聚。這一個下午,孩子的爸吆喝著姊弟出門,五分鐘車程內的學校操場上,一同競技籃排球一同大口喘息飆汗。這一個晚上,說什麼也要拖著老小同行,赴一場親友的婚宴,締造再一次親情的聚會。
 

    不要再只有目送,而是陪伴。陪他走一段,陪伴侶,陪孩子,更要陪老人家。那一行六人的背影,才是完整的一個家。
 

13533339_1223409444349504_5582141388068395014_n.jpg

13615473_1223409521016163_4758303156418555773_n.jpg

13658950_1223409817682800_7175264463047409628_n.jpg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acerhan 的頭像
acerhan

愛說故事的牧羊人

acerha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